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最被低估的华语三级片,该平反了

时间:10-26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34

最被低估的华语三级片,该平反了

在1959年,香港某舞厅门口,富商之子黄应求被三个乔装打扮的男人绑架并带走。几天后,黄家收到从澳门寄来的包裹,里面装着一只耳朵。信件署名野狼帮,勒索两百万赎金。黄家拒绝支付赎金,警方调查一直没有找到任何线索。两年后,黄锡彬也被绑架,勒索信和前一次如出一辙。该案最终被侦破,凶手被绞刑处死。改编自香港十大奇案之一的「三狼案」的电影《三狼奇案》主演梁家辉、郑则仕、徐锦江等,被认为是香港十大奇案电影之首,尽管没有血腥的画面,但影片中的凶手被「洗白」的情节引起了争议。一则名为「三狼案」的绑架案件成为当时社会的热门话题。案件主角黄应求被绑架,而被绑架的儿子黄锡彬则被绑匪放了回来。但奇怪的是,黄锡彬对绑架经过一事无成,只能描述出三个戴着狼头面具的男人。警方一度无法找到线索,案件被当作悬案处理。直到警察遇到一名被打的男子,这个男子仅仅是绑匪中的小喽啰,但他的出现揭开了绑匪团伙的黑幕:原来黄应求早已遭害身亡,而黄锡彬被绑匪放回家只是因为这群人想赚到赎金。最终,绑匪团伙被警方逮捕归案。这个案件之所以让人印象深刻,是因为它突破了传统奇案片的模式,将罪犯塑造成好人,而将受害者塑造成坏人,令人对善恶的判断产生了深刻的反思。三个绑匪的遭遇,可以勾起社会中普通人的共鸣。他们生活困难,受到歧视,但他们仍有自己的梦想和渴望。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这些角色成为了大众的代表。没有得到基本的尊重,生活就会变得迷茫无助。最开始,他们没有恶意伤害任何人。一次喝酒时的玩笑引发了事件。当时,阿怀因为黄家的解雇感到沮丧,三个人约酒倾诉。在痛骂老板的过程中,阿强随口说了一句——“不如绑架他,比把他藏起来好”。老家伙要求一两百万的赎金。这句醉话激发了三人的贪婪和复仇欲望。于是,“野狼帮”犯罪团伙正式开始行动。绑架黄应求时,他们虽然表面上仍然凶神恶煞,但他们的目的只是想整整这个富二代。然而后来却意外杀死了黄应求。几个人都陷入了慌乱,杀人并非他们的本意。但罪恶如同泥潭,一旦开了口子,只会越陷越深。与此相反,影片中的受害者和执法人员都如同渣滓一般。黄家父子每次见到三人,都口出恶言。无论是骂他们咸鱼翻身的,还是责备他们没有出息的。甚至在被绑架时,黄应求都不忘耍一把“富二代”的威风。除了蔑视他人,黄锡彬还露出了自私守财奴的真面目。按照常理,任何家长得知孩子被绑架,都会不顾一切去救他回来。然而黄锡彬却毫不在乎地说:“我还有十一个儿子呢,死一个无所谓。”这句话让围观的警察无言以对。同样,这些警察也是反派的代表。面对绑架案,他们没有积极调查案情,反而要求黄家支付足够的赏金,以便更容易解决案件。明显地,这是在间接暗示行贿。后来为了获取线索,他们采取了暴力执法的方式,甚至殴打证人。更过分的是,在抓捕犯人的过程中,他们甚至对一个与案件无关的婴儿也毫不留情。这种颠倒黑白的“洗白”手段,正是时代的写照。在那个时期,香港社会的贫富差距巨大,人与人之间唯一的标准就是金钱。富人受到追捧,而贫穷者则受到歧视,这已经成为常态。这种现象延伸到警界,就是黑白勾结和腐败盛行。电影通过这种极端对比和写实风格,引导观众去思考和批判。这也正是它独特之处。角色塑造方面,经常会引发争议。例如今年初的爆款电影《狂飙》,就因为角色塑造的问题而受到指责。明明是反派角色的高启强,却因为他的悲情转变使观众感同身受。相反,正派角色安欣却被一部分观众所厌恶。随后,高启强的扮演者张颂文未能获得白玉兰奖提名的事情引发了网友的热议。尽管大部分人都为张颂文感到不平。在一些热门话题下,有很多人支持反派角色不应该获奖。这种现象并不仅限于国内。去年,网飞的热门剧《怪物:杰夫瑞·达莫的故事》虽然口碑不错,但也遭到了很多人的批评,认为剧中「过度美化杀人犯」。受害者家属也站出来指责网飞「贩卖痛苦,同情达莫」。很多网友担心,过分刻画反派角色在影视剧中可能引起观众的价值观颠倒。但问题是,这样做是否真的会破坏惩恶扬善的价值观呢?以《三狼奇案》为例,电影用了将近半小时的时间,展示了「三狼」从被关进牢房到执行绞刑的过程。在牢房里,三个人各自被关在不同的房间里。阿强坐在地上,问阿怀英女皇是否会特赦他们。对方静静地望向窗外,没有回答。他继续说着——。我听说英女皇她很仁慈,她一定会特赦我们。就在他话音未落的时候,警察走进了监狱。三个人不约而同地爬到栏杆边,满怀期待地望着。然而,冷冰冰的回答是——。「你们的特赦请求已经被拒绝」。这彻底摧毁了他们最后一丝生机。所剩无几的仁慈只让他们有机会在行刑前与家人见最后一面。从那一刻开始,影片进入了最具悲情感的时刻。让鱼叔感动的是前半段相对不起眼的阿敬。听到噩耗后,他痛苦地哀嚎着——。我像是被鬼迷心窍了一样。没有钱就没有钱,老老实实学开车,干嘛要冒险呢,我不想死。后悔已经太迟了,他必须面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得知母亲来探监,他迅速丢掉手中的烟头,还拼命想要除去烟味,因为他知道妈妈不喜欢他抽烟。然而,在准备打开门的瞬间,他迟疑了。作恶的他自知没脸见母亲。母亲也明白儿子的心思,于是写了一封信交给狱警转交给他。在临刑前的最后一顿酒肉中,他断然拒绝了。首先,他没有胃口吃饭。其次,他答应过妈妈再也不喝酒了。他紧握着妈妈的信,直到临死之前,对自己所做的恶感到后悔。不论是面对不同死亡状态,还是对过去的思考,都让观众动容。与此同时,梁家辉、徐锦江和郑则仕三位演员的精湛表演也成为最具说服力的「洗白工具」。这一段影视剧中罕见的行刑场景,恰好是对前面问题的最好回答。好人并不一定没有阴暗面,恶人也有各自的软肋。总而言之,「洗白」反派角色并不是为了让观众同情他们,而是在非黑即白的扁平认知中注入了人性善恶难以辨别的复杂面。我们的目的不仅仅是揭示坏人走上犯罪道路的原因,更是敢于勇敢地面对黑暗,这比那些被标榜为正义的角色更具有说服力。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